尤长靖谈NPC友情 解散前的聚餐哭得很难过

  • A+
所属分类:音乐新闻
亚米娱乐官网整理当天发生的“尤长靖谈NPC友情 解散前的聚餐哭得很难过”的娱乐新闻,除此以外在这里您还可以第一时间知晓您关心的明星的身边事,了解娱乐圈的新鲜事,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当下的娱乐新闻报道吧。

尤长靖谈NPC友情 解散前的聚餐哭得很难过

亚米娱乐官网娱乐独家对话尤长靖

亚米娱乐官网娱乐讯 近日,尤长靖在接受采访时谈及NINEPERCENT的友情,表示解散前大家聚餐哭得很难过,虽然合体时间不长,但私下感情都很好。

尤:亚米娱乐官网娱乐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尤长靖。

你其实刚才第一个完成个人舞台的,感觉爽吗?

尤:很爽,因为今天感觉特别的奇妙,九个人开始前,我可能还会有一种那种比较紧张的感觉,可是当个人上去过后,其实完全没有紧张,而且他们也帮我争取了很多换装时间,然后也没想那么多,然后马上上台

我看你现在眼睛有点红,你是哭了还是感冒了怎么回事?

尤:没有,就是累没有没有没有

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多愁善感

尤:不知道哎,原本以为我是那种,我不知道能不能说,可是因为其实我们那时候聚餐的时候,其实大家的感觉比我浓烈。然后有些可能有哭我不敢说这。

刚刚他们已经说了。

尤:那可以可以所以说,就不是我爆料哦,然后那时候大家哭的场面蛮难过的,那时候我感觉可能有一点点觉得感动,可是没有那么浓烈。可是当今天早上彩排的时候,那个离不开的音乐一响,然后我就觉得我觉得今天可能是我的点到了我觉得是这样。

因为其实我们大众看来,其实说实话蛮遗憾是NPC其实合体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为什么感觉大家那个情绪会这么浓烈?

尤:其实我们私下感情真的都很好。然后我觉得可能西装感觉会浓烈,是可能我们觉得彼此之间都心中会有存有遗憾吧。就一句歌词:我最大的遗憾我觉得大家的感知能力还是所有的感受是一样的,可能就是我们大家的遗憾,我们才会有这样子的感觉在,会觉得不够。

明白,对,其实因为包括NPC的团粉或者大家每个人的粉丝,大家都有点不可说的感觉,就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对这个东西是有遗憾的。

尤:对对对,我们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去说他,所以其实我看你上次在那个片子里面也说,说感觉NPC像个保护伞,我不知道你就是保护伞这个定义是从何而来?

尤:因为我们出道的时间特别迅速,就是可能我们也没有像其他新人一样直接就慢慢慢慢地往上爬,我们是直接在一个保护的环境里面比赛,然后突然推向了某个高度。当开始接受到我们高度的时候,其实我们每个人其实有点招架不住,然后不知道怎么去应对,包括所有媒体还是所有对我们的喜爱等等。然后我觉得像保护伞的感觉,虽然这是所有他们投票给我们出道的一个花路,可是在这条花路上,我觉得每个人的成长必定是有一些磨难的,我觉得因为这种种的不如意也好,还是怎么样也好,造成我们更容易地去成长,又或者怎么样。就好像我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以不用说很多东西,可能NPC他们其他人都可以知道,就是我肯定懂你这种感受,我觉得那个感觉是非常微妙的。然后每次出去我们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NPC,不管怎么样子都是一个大家是集体的那种团结的力量在那里,虽然我们有时候是个人的行程。然后所以我会觉得,你在这个凝聚力里面,我们又有个人的行程,然后去面对种种不同的问题,又或者是困难,然后慢慢的学习如何去应对,去面对所有种种的问题,我觉得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不知道,就是你现在如果能想出来一个画面的话,在这18个月里面,就比如当你自己独自去面对一些问题的时候,你会觉得成为npc成员真好,就除了出道那一刻,你会有哪一刻会现在想起来印象是最深的?

尤:除了今天的这种感觉比较深刻以外,我觉得第一场在上海场时候那感觉也特别好。就是我们虽然准备了快一个月左右,就是说要见面会,可是当站在后台准备升上来那一刻,我就发现……所以那一天晚上我说了一句话,就是我尤长靖何德何能有站在上海梅赛德斯的舞台上唱歌给你们听,然后那时候是我感觉到最幸福的时候。

刚刚也说每个人都经历了一些磨难,对于长靖你自己的磨难,你会觉得是哪些方面呢?

尤:其实与其说磨难就是倒不如说一直在突破自己吧,然后一直突破自己在音乐上所有的种种的可能性还是怎么样。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音乐,然后也喜欢跟大家分享。

因为你在里面有表达一段嘛,就是说其实自己也知道自己爱音乐,然后擅长的也是音乐,但是其实有段工作可能各种工作都挤压过来,没有办法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这段时间你会觉得是恐慌吗?还很被动的一个状态?

尤:我那时候应该有在说过一次就是,特别是今年2019年年初的时候,就在我还没有发我专辑里面歌的时候,其实我会特别的焦虑,然后找不到安全感,然后会特别慌,然后不知道怎么去走,因为说实话,然后你要说我没有看网上,还是没有听到身边的人怎么去说话,那些其实是假的,不可能。因为我们都是人,其实我们私下就是正常人,然后我们肯定会去知道当下现在我要干嘛,其他人在干嘛,又或是我们npc以外的人在干嘛。然后当下会觉得好像确实我应该去做音乐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拖下去。所以那时候稍微觉得有点不知道怎么去……我不知道怎么去说,就是那感觉。

但是也描述不清楚是哪里的问题,就觉得在被陷入一个困境当中的感觉一样。

尤:就感觉一直不知道明天干嘛这样子。

但是说实话,虽然你之前也说,其实你们9个已经是很幸运了,在你里面还有很多兄弟就没有出道,可能状况会更惨一些,但是为什么感觉就像你说的会有那种比如偶尔的小空档期,或者像你说新说唱,我们也第一次知道工作机会算是你自己主动去要求去争取到的。这怎么感觉第一年就已经开始出现这样子的。

尤:我觉得第一年因为大家可能国内也没有出现过像我们九个人这样子模式的男团,难免在各方面会有一些需要大家去共同去学习的,包括幕后的工作人员也好,身边的兄弟们还是怎么样,然后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说,还蛮多问题的,然后心里那时候可能也没有那么的成熟,会有点不平衡,会觉得说为什么是这样子这样子的。然后所以到后面我就觉得,那时候我还记得在一个拍广告现场,然后大家,他们有人就问其他人,然后就说这个新说唱的事情,我过后想了一下,因为第一届其实我有看,其实我好像也可以去试试看。所以就觉得要不要帮我去问一下,然后后面就成了。

效果真的很好。

尤:谢谢,所以我觉得每一个努力都会有回报,就是不管他是现在的回报,还是将来的回报,还是不会让自己会觉得自己辜负自己。

所以其实也像你说的,刚刚我们说到其实你们是高关注,然后高位出到这个事情,好的方向就是可能一开始你们是有很棒的资源或很大的关注,但是其实另外一方面你会觉得很有危机感的,是因为你们已经在那了,所以有可能之后很有可能是这样子走,以及稍微一个不留心好像比别人更容易往下掉,就自己会有这样子感觉吗?

尤:当下其实刚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概念,然后就跟着忙。当开始我知道就是其他类似我们这样子模式的其他团体要出来还怎么样,那时候我们就听其他,我们那时候住宿舍嘛,就听其他人会在讨论这些事情,“你觉得合理吗?”然后还会觉得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你说什么合理?

尤:那你觉得马上就要举办……你们自己想,我觉得我说太多不太好。

所以你们是有点危机感,像刚才我们持仿就是说有一点点危机感吗?

尤:那肯定会有危机感啊,每个艺人都会有危机感。

会有声音说你们不就是爱豆吗?或者是什么,会不会被取代性很强,其实你会怎么看自己?

尤:我平时说实话这个问题其实我自己看的蛮淡的,因为我自己出去以外的公演舞台第一次就是新说唱,那时候我可能我又抱着这个想法,我觉得我是npc主唱之类的。那时候会觉得我应该唱的很好,所以那时候表现完过后取得这样成绩,其实我对后面这些什么他们觉得偶像不偶巴拉巴拉这些评论的时候,我倒是看得蛮淡的,所以我没有想过这个东西。刚刚那个问题,我还记得有一个人跟我说过一句话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就是安逸。所以我觉得有一点危机不倒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所以现在18个月过去了,对于之后的一个人的征途是不是觉得恐慌性大一点,还是期待更大一些?

尤:我不能说恐慌跟期待,我倒不如说是没有了这一份大家在一起那种凝聚力,那种有一个team的感觉,其他我觉得没变,就是我们私下感情还是怎么样,因为平时工作其实我们也自己嘛。然后说恐慌的话,其实我一开始发那个《一颗心的夜》以后,到现在我都知道自己的方向往哪里走,其实我觉得还是没有太大的恐慌吧,反而就是一直加油吧。

最后两个小问题,一个是对毕业生,NPC毕业生尤长靖自己说一句话,然后第二个可以拿一句歌清唱也好,什么也罢,就是表达一下现在对几位兄弟的一个情感表达。

尤:我对我自己说的话就是:“因为这几天一直在看偶练时候的你,然后出道那时刻的你,还有出道时候各种开心、幸福还是茫然的你,然后我想说就是很多事情发生是必然的,我觉得就是一种缘分吧,然后你也一步一步走过来,然后谢谢你,然后我会代替你,然后继续往下,努力地好好走。”

最后给兄弟们。

尤:兄弟们吗,还是《昨日晴空》的歌词,有一句——想念从不说话,来不及的再见多喧哗,然后都是你们陪我看,大雨落下。

好文艺又凄美地感觉。

尤:然后不知道诶,就是感觉很奇妙。

那就祝你们前程似锦。

尤:好,我觉得我们九个都会很好的。

50pk.net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